第二章:港英時代

前文指出特區政府在現時的局限條件下,不可能作出有效管治。那麼,從前的港英政府是怎樣管治香港的呢?

回答這個問題之前,我們首先要明白,港英政府在先天上比特區政府有一個很大的優勢。根據羅素的「權力論」,一個政府的統治,在最初的階段靠的是赤裸裸的暴力,然後要靠的就是逐漸建立的威望,而港英政府的威望,在香港已累積了一百五十年。事實上,在港英政府統治香港的初期,她亦不停地遭受到反對,結果她透過各種方法逐一降服之後,香港人才大致被港英政府的威望所籠罩著。

在港英政府年代,有一次,當時的布政司霍德警告香港各界別要以為港英政府是沒牙老虎,她有很多牙去咬人。此話背後的意思,是他是會運用政府權力去對付那些與港英政府的敵人。大家亦深明他所說的並非虛言﹕很多知名人士與港英政府作對,下場正是坐牢。香港人深明此理,故此多年來甘於去當港英政府的順民。

在一九八一年,我寫過一部名為《女媧行動》的電視劇,這是香港史上的第一部講政治陰謀的電視劇,也可能是史上唯一的一部,因為記憶當中,沒見過第二部了。當我撰寫劇本時,劇情牽涉到港督或港英政府,我是極小心處理的,因為那是沒人敢觸犯的禁區,也沒人敢在報章傳媒嚴厲批評港督和英女皇。這種威望是特區政府所缺乏的。她是一個新政府,而且並非由民選產生,而是假借北京而來,只是北京授權的威望。但很多香港人並不接受北京的威望。過去數十年,從三反五反,到文化大革命,及至八九民運,中國發生的許多政治運動為人們帶來了無數的政治創傷,因此香港有些人對北京抱有非常大的懷疑。即使現在中國經濟起飛,但仍然不斷傳出社會醜聞,諸如毒奶粉事件等,亦使港人覺得中央政府雖然近年有所改善,但相比香港,仍然相差太遠。

第二個政治環境的重大變化,是在彭定康的鼓勵之下和在壹傳媒的出現之後,香港傳媒踏入了一個真正全面開放的時代。過去的媒體其實非常斯文克制,七十年代報章的娛樂版只佔一版,但現在的花邊八卦消息卻天天佔滿十多個版面,而且發明了無孔不入的「狗仔隊」。這生態環境造就了香港成為一個真正開放的社會,而在一個開放的社會裏,若沒有公民授權為後盾,是無法有效管治的。這就是現在特區政府與以往港英政府所面對的社會的根本性分別。社會一旦開放便不能回頭,除非宣佈戒嚴,大肆拘捕異己,否則無法回到未開放前的狀態。

以前的港英政府是如何管治香港的呢?

以英國政府多年來統治無數個殖民地的經驗,她得出這樣的策略:首先,她遲遲不肯開放立法會選舉,是為了令議員不需面對民意。如果立法局像現在一般,有部份議員是由民選產生,當議員變成要面對選票的一刻,他立即便會對政府造成極大的壓力。

港英政府並非港督一人的統治,在他之下,有數以千計來自英國的高級官員協助管理,所用的整套公務員體系是由英國一手一腳訓練出來,法律體系亦是由英國直接移植過來的。所以,管治香港的人員的意識形態與英國的執政者極度接近。因為整個制度均是由英國複製過來,遠在英國的部門亦知道怎樣去指導香港公務員執行工作。香港的公務員進升至某個層次,便需要到倫敦接受訓練,就是為了要令香港的管治班子和倫敦的思維一元化,方能如願指揮。

然後,她又會透過各種咨詢委員會和立法會委任職位等方法,利用一班高等華人去進行與中下階層聯繫及溝通的任務,使下情可以上達,再作出適當的讓步。但很可惜,這一套的統治策略現時卻是完全崩潰了。

北京政府有一個致命的弱點,就是由於她本身的制度和香港之間有巨大的差異,因此無論用多少人力物力,亦不能指揮特區政府的操作。大家可以試想想,如果由人民銀行行長指揮金管局,或由國家衞生部黨組書記高強指揮衛生署,會發生何等情況?如果這是可能的話,北京就會支持高強而不是陳馮富珍出任世衛總幹事了。

因此,我認為有效管治香港的唯一方法,就是要有一個真正在本地產生的政黨。這政黨必須是在本地自然產生的,其黨員所受的教育與公務員基礎上相同,價值觀亦相近,它與公務員之間才不致於產生極大的矛盾。再者,這個政黨亦有足夠的人數和政治向心力去指導、去駕御香港的公務員系統。同時,這個政黨亦要透過普選去控制香港政府﹕只有這樣,特區政府才有足夠的威望去凌駕所有的既得利益者。但問題是,在過去十年和未來的數年,這個目標卻似乎都未能做到。因為在這個問題上的政治博奕,一直沒辦法就如何推進這個目標達成共識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